以白送厦门市做饵,在金门岛钓鱼,果党太奢侈

以白送厦门市做饵,在金门岛钓鱼,果党太奢侈

时间:2020-03-24 05:4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今天我们还是不讲金门战役,我觉得一个平潭岛可能铺垫还不够。因为闽南的解放过程跟全国其他地方相比,太过于反常了。

  1949年9月,福州战役后南逃的国民党军开始收(deng)拢(dai)整(tou)编(xiang),以福建省政府主席兼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 汤恩伯 兼任厦门分署主任,进驻厦门,统一指挥第8(刘汝明兵团,守备厦门)、第22(李良荣兵团,守备金门)、 第12(胡琏兵团,在潮汕) 。其中配置在闽南地区的第8、第22兵团,合计有13个师约7万人,以第8兵团68军的3个师和96军残部等合编的2个师,布防于漳州、南靖、长泰、同安地区,拱卫厦门、金门;以第8兵团部率所属55军3个师和第22兵团5军1个师防守厦门岛;以第22兵团部率所属25军2个师、5军1个师和从台湾调来的201师(欠一个团)驻守大金门、小金门、大嶝、小嶝诸岛,企图保住其在华东大陆的最后一个立足点, 若闽南大陆失守,则凭险固守厦门、金门诸岛,屏卫台湾,待机反攻大陆。为实现这一企图,国民党军加紧在厦门、金门扩建工事,并派飞机、军舰封锁海面,力图形成立体防御。

  而解放军方面,福州战役结束后,解放军第10兵团第29军87师和闽中游击队,于8月下旬至9月下旬,解放了闽中地区的莆田、仙游、惠安、泉州、青阳(今晋江)、安海、莲河、南安、安溪等地;第28军主力于9月中旬攻占了平潭岛,第29军85、86师各1个团先后攻占湄洲、南日等岛,为向闽南进军创造了有利条件。

  为歼灭退踞闽南的国民党残军,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指挥部决心首先歼灭漳州地区国民党军,夺取闽南大陆,占领进攻金、厦的有利阵地,尔后攻取厦门、金门两岛。其部署是:以第31军攻占漳州,以第29军主力攻占厦门以北的澳头、集美等地,尔后以第31军、第29军主力攻取厦门,以第28军、第29军各一部攻取金门。第三野战军批准兵团决心和部署后,第31军和第29军主力于9月10日前后进至安溪、泉州一带集结,稍作准备,即于19日从左右两翼同时发起进攻。

  当然计划一路都是顺利的,31军执行大迂回包抄的运动战,很快完成了对厦门西、南两个方向的包围,消除了潮汕方向12兵团向厦门靠拢的可能性;29军也如期推进到厦门东北方向的大陆沿岸,10兵团各路大军将金厦三面包围,虎视眈眈。

  后面争夺金厦的时候原本有三个方案,先金后厦,先厦后金,和两个一起,结果9月26日,兵团在泉州召开作战会议,确定了两个一起的作战方案。10月4日,兵团下达作战预令,各部开始进行渡海作战准备。各军在中共厦门地下工委、中共厦门大学地下组织和龙溪、晋江两地区许多中学的协助下,于石码、同安、南安、晋江沿海一带征集了木船630余条、船工1600余人,并制作了大量简便救生漂浮器材。广大指战员冒着国民党军飞机、火炮的袭击,不顾晕船呕吐,夜以继日苦练战术技术,很快掌握了渡海作战的基本要领。为了掌握敌情,各部组织了隔海观察,有的部队还实施越海侦察。 10月11日,三野野司 电复10兵团:“为防敌逃跑,最好同时攻打厦门、金门, 但从敌我双方实际情况考虑,以5个师攻打厦门有把握,同时以2个师攻打金门是否有把握?如条件成熟可以同时发起进攻。否则以一部兵力箝制金门,首先攻打厦门,比较稳妥。 究竟怎么打,由你们依实际情况自行决定。”关键时刻粟司令的提醒,加上28军打金门的渡船不够,让10兵团改了作战计划,本来是个稳妥的做法,但事后证明如果当时冒进赌进去可能也就没有后来金门那个事儿了。遂决定改变方案,先取厦门,后取金门,并定于10月15日发起解放厦门的战斗。 10月12日 夜,92师侦察队副班长胡维志、战士张文升随同本队副队长驾船到厦门神山、寨上一带侦察。 当胡、张摸清了几个主要登陆地段的地形和敌情,赶回会合点时,因超过约定时间,船已返航。他们顽强地与风浪搏斗了近7个小时,泅渡4000余米,带回了重要情报 。第31军颁发嘉奖令,授予胡维志、张文升以“越海侦察英雄”称号。此外,中共厦门地下工委和人民群众也提供了厦门守军的详细情报,为战斗部署提供了重要依据。(有汤恩伯的地方,就有解放军的群众基础……)

  厦门是中国东南沿海的重要军港和商埠,面积128平方公里。该岛西、南、北三面被大陆环抱,东与金门隔海相望。西岸、北岸距大陆较近,大部岸滩尚可登陆,近岸为起伏不大的丘陵,便于发展进攻;东岸、南岸滩窄水深,虽便于登陆,但受金门炮火控制,而且东南沿岸多山,不便于抢占登陆场;与厦门市区一水之隔的鼓浪屿,岛小岸陡,易守难攻,是厦门西南的屏障。国民党军以北半岛为防御重点,将齐装满员的74师(后来重建的)配置在西北部的东渡至钟宅一带;181师布防于东北部的坂美至何厝(cuò)一线;以29师和要塞守备总队防守鼓浪屿和厦门市区;以166师和68军残部位于东南部之石胃头、胡里地区。 岛的沿岸筑在以永备工事为骨干的,与野战工事和障碍物相结合的防御阵地,并有大口径火炮、坦克和海空军火力支援,构成了环形立体防御体系。 为给退守厦门的国民党军打气,蒋介石于10月8日率国民党军政要员多人抵厦门巡视, 汤恩伯等人吹嘘厦门防御“固若金汤”(日常固若金汤) 。

   (以下厦门战役过程中的蓝字部分,全部是解放军因不熟悉两栖作战所犯下的错误,在金门全部重演过)

  15日15时40分,91师首先对鼓浪屿实施炮火准备。18时开始, 第一梯队271、277团各2个营,分别从海沧和海澄沙坛起航。不久,东北风大作,船队逆风搏浪,大部船只被风浪冲散,有的断桅破帆,有的被吹回原岸,只有少数船只到达登陆地段。 驶近岸边的船只又遭国民党军猛烈炮火的拦阻射击,伤亡严重。船工和战士们不顾性命安危,奋勇直前。21时30分以后,零星船只抵滩登陆,由于滩头地堡机枪疯狂扫射,个别小分队突入前沿阵地后,终因援绝弹尽,大部牺牲,个别被俘。271团团长王兴芳冒着弹雨指挥抵滩船只抢滩,不幸中弹牺牲。91师炮2连指导员赵世堂所在船中弹,2门火炮坠海,他带领10名战士强行登陆,突入前沿阵地,直抵日光岩西侧制高点,最后仅剩下他一个人,仍然坚持战斗,直至壮烈牺牲。 23时以后,91师组织第2梯队3个营起航,因风浪太大,未能成功。16日12时,第31军命令91师暂停攻击,总结经验教训,准备再战。 强攻鼓浪屿虽然失利,但却牵制了厦门岛腰部的国民党军机动部队,为在北半岛登陆创造了有利条件。

  15日19时,92师第一梯队3个营由鳌冠、郭厝起航,向石湖山、寨上偷渡。 20时许,先头部队抵滩时正逢退潮,船只在距岸近千米的泥滩上搁浅。守军发现后在探照灯照射下对船队进行射击。登陆部队随即转入强攻,指战员在深陷至膝的泥滩上跋涉,伤亡较大。 274团8连3排8班副班长崔金安,带领全排仅剩下的12名战士首先在石湖山西南突出部上陆,占领了40米交通壕,在4小时内5次击退守军的反扑,并攻占了山腰一个地堡,最后在兄弟连队策应下占领了山头阵地。战后,该排被第31军授予“厦门登陆先锋排”称号。16日3时许,274团1营在寨上突出部登陆突破,该团2营一部也在寨上薛厝之间登陆成功。至16日晨,92师突破石湖山、寨上一线,占领前沿阵地。

  第29军政治委员黄火星、副军长段焕竞决定:以85师分两路从高崎两侧之棣寮、神山登陆突破,以86师由钟宅、壕口之间突击上陆,抢占巩固登陆场后,首先肃清北半岛之敌,尔后向东南发展进攻;以87师259团为军预备队、85师第一梯队2个团在集美东北海湾登船集结。255团1、2营于15日20时起渡,20时40分于神山下抵滩,下船后冒着敌火越过800米泥滩,强行登陆,22时攻占神山、继克殿前,策应右邻92师登陆。随后起航的3营因遭守军射击,搁浅于高崎西侧海滩,就地强行登陆,22时攻占埔仔,随后又克坑园山。7连4班长邵元林于船只搁浅时带领全班跳下船,在深没及膝的泥滩中冲在最前面,首先攻下1个碉堡,打垮了守军1个排的反扑,为全营打开了突破口;在尔后的战斗中英勇顽强,战绩显著。战后,邵元林被授予“海岛作战乙等英雄”称号,4班也被授予“海岛作战模范班”称号。254团于20时45分起渡,21时许在敌火下于后莲尾、胡莲一线海滩登陆。上陆后,在炮火掩护下,连克多道障碍,击溃守军3次反击,至22时30分,攻占了后莲尾、尤厝、陈厝、王厝一带。继向纵深和两侧发展,于16日7时攻克被国民党军吹嘘为“海上堡垒”的高崎,全歼高崎、坑园山、陈厝守军。该团7连攀登10米高的陡壁,一举夺占高崎机场,天亮后,击退了数倍于已的国民党军的反击,迫使其丢下1架运输机和几辆被炸坏的坦克逃走。

  86师第一梯队256团(加强257团2营)由刘五店、澳头起航。1、3营和团指挥所于19时50分抵达预定岸滩,遭到守军火力急袭,在师炮火掩护下,经过多次突击,始于下马、钟宅间登陆突破。上陆后,1营向钟宅进攻,3营向下马、墩上进攻。 1营俘虏了错把解放军当作“自已人”的国民党军1个排,占领钟宅村。 天亮后,守军2个营在坦克引导下进行反击,1营被迫退出钟宅。后在第二梯队的配合下,又夺回了钟宅。3营发展较顺利,于16日6时前攻占了下马、墩上、岭下一带。 另2个营因受大风大浪影响,未能按指定的登陆点上陆。257团2营被冲到草鞋屿搁浅。256团2营则被冲散到五通道一带上陆。其中一部于坂美附近抵滩,上陆后遭到守军火力夹击,伤亡很大。 5连连长张胜标率领仅存的5个班占领了一小块滩头阵地,在敌众我寡、三面受敌的险恶情况下英勇作战,击退守军的多次反击,坚守到敌人撤退,起了牵制守军兵力、策应团主力登陆突破的作用。战后,张胜标被评为一等功臣。

  至16日中午,第31军攻占湖里、塘边,第29军攻占园山、枋湖,基本控制了北半岛,巩固、扩大了登陆场,后续部队源源上陆。汤恩伯和8兵团司令官刘汝明收罗残部和调动机动部队向北反击,于岛的腰部松柏山、园山、薛岭山先后被击溃。国民党军遂动摇了固守厦门的决心,其余部开始向东南岸之黄厝、曾厝垵一带撤退,准备下海逃走。

   在这之后就是顺风仗了,也是当时十分轻敌的解放军指战员心目中应该有的战争的模样——

  14时许,10兵团首长查明情况后即令各部大胆穿插分割,追歼逃军。第29军主力分路直插云顶岩、自来水厂、厦大和石胃头、黄厝、曾厝垵,当晚至次晨于文灶、南普陀、黄厝歼灭国民党军各一部。92师向市区挺进,并向东追击,于碧云寺西街口、胡里山附近各歼逃军3000余人。91师一部从市区南部登陆,策应92师行动,272团2营于鼓浪屿西北端登陆,准备逃窜的国民党军1400余人投降,该岛解放。至17日11时,逃至塔头、白石炮台附近的国民党军被歼,厦门全岛解放。国民党守军除高级将领及166师大部逃往金门外,其余2.7万人全部就歼。

  先不提时候诸葛亮的问题,如果你是叶飞将军,你看到这些蓝字部分,对于解放厦门一周后的金门战斗会如何调整部署呢?这些都能说明,之前虽然呛了不少水突击练习登陆战,但此时的解放军很明显还没达到熟练的程度。风浪、潮汐,都成了解放军最大的敌人,给解放军带来的直接、间接伤亡远远大于岛上的国民党军。然而客观上看,当时的福建战场也不具备让解放军扎实训练两栖作战的时机。三野给第十兵团下达的战略任务是,抓紧时间赶在敌人跑路之前圈住他们,尽可能多地歼灭敌人,为以后的“攻台作战”减轻压力,这是十分正确的决策。既然要执行这个战略,就应当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自己当然也就没时间来修整了。可以说,这是解放军的先天不足,如果当时挤出时间补足短板,或许会有更多的国民党军逃往台湾,如果后续有攻台战役,则成功的概率将大打折扣。

  前面这里我已经“尽力在洗”了,道理讲了一堆,归根结底就一句话,两栖的过程付出这么多代价真的是无奈。可这里我又要说了,厦门战后没总结经验,或者没有快速而全面地总结经验,这个没得洗! 可能是顺风仗打得太顺利,让上下各级指战员忘了登陆的时候有多困难了 ,从厦门打完到金门开打,隔了一个星期,传授一下伤亡的经验完全是来得及的 ,可金门战场的表现是,28军对之前登陆作战的总结经验并不全面。例如登陆金门第一梯队虽然不用像厦门登陆部队那样低潮爬泥浆上岸,是涨潮上岸的,但刚上岸潮水一退,潮水下面的国民党滩头工事露出,船也就撂到沙滩上了,成了国民党飞机大炮的活靶子,第二梯队直接就来不了了……

  事实上关于金门怎么打,叶飞当时已经甩手给28军看着办了,而28军的客观情况是,指挥机关本身就不完整。当时军长在上海治病,政委在福州处理事务,全军拿主意的就一个副军长……这还只是决策失误之一,后面还有更多的问题……太多了,后面再说~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开头讲闽南解放跟全国其他地方比比较反常的原因,硬仗、恶仗不多,都是秋风扫落叶,这种仗打多了如果不加以思想干预,很容易养骄兵。某种程度上讲,国民党军在厦门的失败,让解放军进一步放松了对两栖登陆作战的重视,助长了某些指挥员的轻敌思想,相当于用20万人口的厦门市做诱饵,为解放军的下一场登陆作战下了套。虽然后来解放军的确被套了三个团,但国民党军这波操作也的确很奢侈。万幸,花三个团交的学费没有白学,吃了这一堑,解放海南的时候就长了好多智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