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日报记者战疫手记:目送你们慨然前行,期

青岛日报记者战疫手记:目送你们慨然前行,期

时间:2020-03-23 15: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青岛日报记者战疫手记:

   目送你们慨然前行,期待你们凯旋而还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从1月21日青岛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确诊以来,近60个日日夜夜,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奉献和坚韧铸就的城市之魂推动着胜利一步步临近。

  作为在一线追踪医护人员奋战的记者,下笔千言,仍不足以描摹他们全部的辛劳与惊险。无论是坚守在青岛定点医院的医护人员,还是义无反顾奔赴湖北重病区的援鄂医疗队员,每天都给我们带来无数的感动。回忆采访中的那一个个让人热泪盈眶的瞬间,是我们能以最直接最质朴的方式,向这些白衣战士们致敬——

   从那个凌晨发出的消息开始,从此没了“白天黑夜”的区别

  今年1月初,我们还以为,疫情离我们很远。一切,从1月20日晚上,开始变得不一样。

  1月20日晚7点半左右,山东省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几乎同时,网络上就传来该疑似病例将由日照转到青岛就诊的消息。我脑子里的弦马上绷紧了,意识到这是我必须时刻紧盯的重大动态。一边多方求证,一边反复刷新网络,那天上半夜,我没敢合眼,“死守”着等待官方通报。终于,1月21日凌晨零时许,我发出了青岛市确认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官方消息。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我身边的“圈子”全都紧张了起来。青岛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各个定点医院、疾控中心、120急救中心、市中心血站、市红十字会……全部都开启了没有节假日、没白没黑的工作模式,各个工作群里的信息潮水般涌来,最密集的时候一天会有几十条信息通报。

  采访期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医务人员舍小家为大家、越是艰险越向前的精神风貌。除夕夜,身在乌鲁木齐老家的青大附院院感科医生秦文突然接到国家卫健委通知,要立即去武汉市肺科医院支援。她是我市第一个赶赴武汉的医生。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之前就瞒着家人报名待命,但等到真正要出发的时刻,却感到对亲人的亏欠。她的父母在默默地包饺子,女儿只有6岁,却懂事地说:“妈妈带好口罩,我和爸爸等你回来。”在电话的另一头,秦文说起这个细节的时候,声音依然是藏不住的哽咽。除了祝她平安,我不知还能说什么,就想着把稿子写好,把最鲜活、最生动的仁心大爱的故事呈现给读者。那天,年夜饭早就放凉了,守岁的钟声早就敲响,我还在调整稿子,但我不觉得辛苦,大概就是青岛医务工作者的这种奉献精神在鼓舞着我。

   第一次出门采访,有忐忑,也有安心

  青岛疫情发生后,绝大多数人都自觉留守家中,对外出的未知风险有一种天然的恐惧。正月初三上午,我第一次接到了外出采访的任务,前往青岛国际新闻中心参加了青岛市首场由疫情防控指挥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当时,是有一些忐忑的,不过这场发布会很及时,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广大市民的疑虑,让人安心。

  当天下午,我又接到了第一个去医院采访的任务。当时,因为医院算是“疫区”,此前还未对媒体开放,大家也难免紧张,相关部门对于究竟是否安排记者采访也是反复斟酌。不过,真正接触专家的那一刻,我们都放下心来。在青大附院市南院区,我们看到,他们为了救治新冠肺炎患者,仅用了不到8小时便搭建一套远程会诊系统。这套系统可以保证医疗专家们在不与患者接触的情况下对其进行高效专业的诊治,从而避免每次进入隔离病房后就要隔离至少14天所造成的不便。通过这套先进的系统,专家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患者的舌苔,可以便捷地与患者交流,可以在一线医护人员的配合下检查患者的各项指标。这就是青岛在抗疫期间的硬核科技力量。

   两年没看到他的朋友圈,这次就发了一张口罩图

  正月初四一早,青岛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作为山东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即将启程前往湖北黄冈。“我们承诺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医疗队队长徐德祥铿锵有力的表态,至今令我记忆犹新。在徐德祥的行李箱里,我发现除了口罩、防护服、药品、方便面,还有不少成人纸尿裤。“你怎么还带着这个?”徐德祥回答,前线工作穿着防护服连续奋战8个小时乃至更长时间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上厕所很不方便。“何况按照操作规范,防护服只要脱下来就必须换新的,准备成人纸尿裤可以减少紧缺物资的损耗,也是为了把更多时间留给患者。”

  这时,旁边有徐德祥的同事告诉记者,徐德祥6岁的儿子患有Ⅰ型糖尿病,需要终身注射胰岛素,而且剂量需严格计算把控,饮食也要好好控制。徐德祥这次出发,既瞒着家中古稀的父母,又牵挂着生病的儿子,其实心里很不好受。

  但是,抵达黄冈后,徐德祥把大量精力投入到救治工作中,就很少与家人联系了。记者翻看他的朋友圈发现,他已经两年多没发过自己的动态了,就这次破例分享了一张自己戴着口罩的照片,表示之所以不接电话、不回信息,是想把宝贵的时间留给更需要自己的患者。

   医生的口罩,曾经也是限量供应

  1月29日上午,青岛首例确诊患者治愈出院。我一早赶到青大附院西海岸院区。采访前,医生给在场的记者一人发放一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并仔细检查每名记者的口罩佩戴是否规范,他说:“我们现在用口罩也是限量供应,大家一定正确佩戴,不要浪费。”这句话让一直颇为紧张的我有些惭愧,是啊,医护人员才是真正零距离与病毒搏斗的人,正是他们的勇敢付出才迎来了患者的痊愈,我还害怕什么呢?自那以后,我克服了外出采访的恐惧心理,毕竟,能把一线医务人员的艰苦奋斗事迹传播出去,是多么的光荣!

  “来了,来了!”我和媒体同行们在瑟瑟寒风中等候了两个小时后,治愈出院的患者终于从医院发热门诊楼走出,手捧着医护人员送上的鲜花,他哽咽了:“感谢山东,感谢青岛,感谢青大附院!”他是那么迫不及待离开医院,他又是那么对医护人员依依不舍,在那样真实的情感流露时刻,我们切实感受到隔离的是病毒,不是爱!

  此时,青大附院副院长、青岛市新冠肺炎防控专家组组长孙运波被簇拥着介绍治疗详情。要知道,他在治疗患者期间,曾经摘下自己的口罩亲自指导患者做呼吸示范。医患同心,其利断金,他那自信的笑容、铿锵的语气,一下子像喷薄的朝阳,融化了人们对疫情的困惑,给了人们无穷的力量。

   凌晨时分的紧急召唤,他们没有一个人退缩

  最难忘的是2月9日青岛第五批援鄂医疗队出发的日子。264名队员,都是2月8日晚上10点后才接到紧急出发命令的,当天恰是阖家团圆的元宵佳节。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退缩。很多人甚至因为忙着做出发前的准备,彻夜未眠。

  我们也是凌晨1点接到的采访通知。早上分头赶到青大附院和市立医院等医疗队集合点,看到的是一排排的行李箱,是亲人红了眼眶却忍着不肯落泪的送别,是箱子里一盒盒的方便面,他们应该是从刚一开始就做好了顾不上吃饭的准备吧。

  在青大附院市南院区的食堂入口处,我看到十多名女性医护人员正在排队等着剪短发,为的是在抵达武汉后更方便地穿脱防护服和戴摘一次性工作帽。对她们来说,这何尝不是削发明志,抱着必胜的信念去迎战新冠病毒?

  徐涛医生特意让他7岁的儿子来给自己送别。他说,儿子正处于成长关键期,这是一个接受教育的好机会,对于培养他的爱国情怀、奉献意识、团队精神都很有好处。

   记者感言:

   相信迎春花会如期绽放

   赵波:我见过“病毒”的样子

  1月27日,我曾实地探访青岛市疾控中心,正好遇到有人来送病毒样品,经过消毒的样品转运箱里,静静地躺着用于放置病毒样品的小小塑料袋。当时我真是感慨万千:就是这小小的病毒样品,让检验人员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带双层手套、N95口罩和护目镜,24小时不间断工作。就是为了打败它,我们可爱可敬的医护人员舍生忘死,留下最美的逆行身影。

▲青岛日报记者赵波在青岛首例确诊患者治愈出院采访现场。

  随着疫情的发展变化,我连轴转的工作节奏却一直没变。铺天盖地的鲜活素材等着我去发掘,瞬息万变的疫情信息需要我时刻关注,鱼龙混杂的消息来源需要我认真辨析……而这些,与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相比,都算不得辛苦。

  而且,我深知,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部门同事的团队作战,新媒体同事的随时在线,我们一起字斟句酌,一起出谋划策,一起研究报道方向……革命正未有穷期,战“疫”正在攻坚时。我会用实际行动诠释一名新闻记者的使命和担当。

   孙飞:这是我奋斗的另一个战场

  从一名常年跑体育行业的记者转战医疗行业,不一样的“战场”带给我不一样的体验。有时天刚亮就出发,写稿到夜幕降临,节奏虽然紧张,却也十分充实。一开始,每次从医院采访回来,我都会主动与家人隔离,甚至让4岁的儿子住到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家里去,不敢轻易接近他。不过现在来看,自己当时有些过于谨小慎微了。

▲青岛日报记者孙飞在青岛第五批援鄂医疗队出发采访现场。

  现如今,青岛的大多数企业已复工复产,越来越多的饭店开始有序提供堂食,马路上时常出现堵车的情景,无不说明这座美丽的城市正在恢复往日的活力。

  “冬天已经过去,春天已经到来。相信迎春花会如期绽放,我们也会在春暖花开时战胜疫情,平安归来!”青大附院援鄂医疗队从青岛出发前,专家组组长于文成的一席话,即将变成美好的现实。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赵波 孙飞)

责任编辑:王乐双